演講簡介 新聞稿 Q & A 現場剪影 媒體報導

文化創意產業協會系列講座
Q&A內容摘要

作家 彭怡平小姐 提問:

1. 如同大陸景德鎮,台灣也有陶瓷的故鄉-鶯歌,就台灣鶯歌來說您(陳先生)是否有任何想法,未來在鶯歌可以做些什麼事情?

2. 我一直看你們的產品,我會很期待,我也是法藍瓷的產品愛用者,但最近我發現你們產品越來越走入一個所謂的「自戀」,這是我自己的感覺,越來越少跟我們的文化做結合,我很希望像南老師所提到說,跟我們的歷史、跟我們故鄉特殊的顏色,台灣人的情感、線條在哪裡,可以跟我們這邊做更多的呼應,創造出更多與有我們的所謂「立足台灣,放眼世界」的產品,看到這些產品我可以說,這就是台灣!我自己收集陶瓷有二十年的時間,在任何國家只收集一件陶瓷,看到作品就可以立刻想到那個國家,這對於一個收藏的人非常的重要。

3. 請教南老師,有關微小差異,我在台灣做文化工作者已經二十年的時間,我發現台灣文化越發展越頹廢,越發展越沒有希望,如何在文化裡做更多政策性也好、實際性也好,像法藍瓷這樣的公司是不是可以做台灣這個多文化產業做一些異業結合,共同推出一個台灣文化的活動,是不是可以請南老師做為一個前輩,與我們分享一些想法、看法?

陳立恆先生 回答

謝謝彭小姐。已經好多人問過我鶯歌的問題,鶯歌的問題不是鶯歌的問題,鶯歌問題是台灣問題。 因為我們比較鎖國,所以沒什麼觀光客,國內經濟能力不強,到鶯歌消費也不強,鶯歌裡面競爭也問題, 鶯歌的文化,跟景德鎮的窯火無法比擬,景德鎮的歷史有1700年沒斷過,鶯歌歷史很短,從陶開始, 台灣瓷應該是從苗栗開始,從日本人工廠設下開始。將來鶯歌應該從觀光開始,讓觀光客回流,應可是蠻有希望的, 如果老百姓覺得有希望。過去八年來大家很鬱悶,像美國人其實喜歡花錢,他覺得布希總統讓他覺得沒希望,所以現在是最谷底的經濟。

法藍瓷的風格其實很中國,在國外的口號叫china is China, from China back to China. Georgio Armani很少跟外面強調自己是義大利人,法藍瓷我已經是china了,還需要去說我現在做那個顏色、 那個型才是china嗎?我們要的是全球最大化的市場。我們公司很科學,設計圖出來,要pass到澳洲、美國、 歐洲的sales,等到pass回來我們把分數加起來,分數夠高的,我們才下去生產。 我不會為了某個國家做,我們一開始就想做國際,一開始在設計上就要要求極大化,我們不只要做台灣品牌, 我們立志要做國際品牌,不是小小地方性的品牌,身為國際品牌的時候,你心思就要國際化。 我們要求的是共鳴、是時尚,創造的是一個lifestyle使人共鳴,如果一開始就說我們是台灣, 顏色是台灣,我們文化已經被鎖國了,準備失敗了,所以危險。但是假如你能在勇奪別人的心的時候, 再說「我是台灣來的」,那是不一樣的。

請看,其實我們作品很台灣,這是台灣國鳥藍鵲, 我們把他做成酒瓶外加英國皇家元素,非常中國也非常西洋,跟大自然又可以結合,讓喝酒的人覺得很皇室、 但同時又很自然,你說他是台灣還是中國還是什麼?重點不在那。像Georgio Armani自己本身就是義大利人, 不需要強調。所以我們格局要放寬,才有辦法得到共鳴。這樣兩個問題回答不曉得你滿不滿意,假如不滿意我們待會會後可以再探討。

南方朔先生 回答:

競爭行為裡面有一種是良性競爭,競爭行為裡面最可怕的就是,胳臂不向外彎、向內彎, 那個時候就會產生過度競爭,過度競爭的結果就是殺價,台灣這幾年有一個現象,就是東西越賣越爛, 我們在很多行業都出現了向下競爭,我最喜歡的就是日本,日本很敬業的民族,做一個東西做不好覺得很丟臉, 就要切腹自殺一樣,全世界沒得比,日本的建築師是全世界,偷工減料,換標籤,所有的創意救往那邊跑。 台灣近年來向下競爭所出現的負面例子有很多,台灣有多少鄉土產業,賣黑心月餅、死豬肉香腸,走到負面去。 人的經濟行為,是由思想決定,思想大開大放,文化就大開大放,產業就大開大放。 近年來台灣腦袋出現了一個問題,台灣人愛看韓片。早年我在電影圈也算是一個不算是nobody的人, 早期台灣電影圈常找我去,大罵一通之後,再也不找我了。我看了台灣電影以後,我發現出了問題, 台灣電影的人,除了台灣的人看懂,其他人看不懂的。香港人拍的電影,像廟街啊,我不是廟街的人, 但我可以看懂。台灣人寫的小說,電影,我是台灣人,我看不懂。所以台灣腦筋出了問題,我們一切思維表現, 自己高興,不希望跟別人溝通,有人說這叫做看自己肚臍眼,越看越高興。台灣整個跟文化有關,一切都出了問題。

台灣的黃金時代,五零、六零年代,台灣一年開拍電影三百片,到今天,台灣一年拍的電影不到十部, 香港有好幾千人靠電影為生八,在亞洲金融風暴之後,混不下去,破釜沈舟,去好萊塢,打出新天地。 台灣過去十幾年來,我們是看自己肚臍眼,愈看愈高興。台灣的電影不行,我們政府再怎麼鼓勵電影, 腦筋不轉,台灣電影老百姓看不懂,悲情城市,據我所知,三分之一的人進去以後在睡覺,當腦筋壞的時候, 裡面全部都壞了,你講話別人聽不懂,你的藝術風格看不懂,你寫小說別人看不懂,因為我們胳臂都向內彎, 所以我們整個產業,開放性不足,大家在台灣拚命搞拚命搞,最後沒有招數了,所以每天不快樂, 然後到跨年晚會快樂一次,台灣整個是一個錯亂的社會。台灣社會價值上蠻專制威權,經過一個選舉老大變了以後, 忽然之間過去講的話都變了。明明知道這樣是不對的,大家不講就這樣混著混著,等到變了以後, 大家再開始去補以前沒有走過的路,台灣就熱過頭。台灣只要一熱,就會熱過頭,一廂情願就會失望比較大。 台灣的問題是腦筋壞得比較嚴重,腦筋壞了,腦筋要轉過來,這是開玩笑啦。哲學說思想決定信仰,信仰決定行為, 行為決定你一切做事情的方式,我覺得這個是一個核心的東西。

監事 趙如媛小姐 提問:

1.我是時代基金會的副執行長,同時也是協會的監事,其實我的問題主要在市場跟客戶這一端, 剛剛理事長已經回答大部分。事實上每一個文化都有它的美感經驗、故事等等,由這些內涵轉換成可以商品化的, 我覺得最難的部分就是那個轉換的過程,你怎麼決定這個的圖騰、線條、故事是具有商業價值的。 剛剛理事長有提到說做市場調查,我比較在意的是,很多創意人難免比較孤傲,創意人沒有 style 怎麼可以, 可能孤傲這是一種style的表現,他們覺得我要創造潮流、創造需求,而不是我要去follow 這個 market or customer need。 這個部分怎麼更精密地去瞭解,怎麼樣的圖騰、故事是有商業價值的。有創意的人怎麼謙卑地去學習,或是他們真的可以創造潮流?

2.很多大思想家像孔子、蘇格拉底都不是entrepreneur,他們都有文化的底蘊、有思想,提供一種basic的research, 可是他們沒有business model或business sense所以賺不了錢,但這些人卻可以苦思,像泉源一樣, 提供很多基本的素材,讓後來的人可以有故事、圖騰、美感經驗。這些人,看來台灣是比較缺乏的, 我覺得他們存在,他們不是不存在,他們在很多研究機構或學術單位,可是並沒有在社會上沒有受到重視。 將來如何在機制上面,回饋這些提供泉源的人,有人天生不是做生意的材料,可是他們卻可以提供很多很好的創意。

陳立恆先生 回答:

這個問題很大。像我們公司一年不但要對外競爭,也要對內。對市場的觀察是時間的積累, 對文化要瞭解才有辦法抓住trend,觀察是最重要的。要求同存異,現在學生大概求異而已,那是不對的。 工藝品可以見證歷史,很偉大,請把歷代檢視。人類的共同美感。一個object跑不掉形、色、質。 美是可以遺傳,可以進化的,六個月的小孩都懂。這個抽象的東西在我們血脈中。基本造型是似曾相識的, 在潛意識裡,這個在中西。色彩並不那麼重要,在太陽底下有太多顏色。我曾帶我們公司的設計師, 帶他們去看每個名牌用的裝潢有多少色,只要挑五個主要色款,用統計的方式去找出人類喜歡什麼, 這是商業的一種技巧。當流行開始的時候,就不時尚了。最會玩質感的行業是紡織業, 因為是人類最古老、成熟、先進的行業。懂得竅門,入行就很簡單。沒有一步登天,我們已經蹲馬步二、三十年, 不是大家都可以創業的,而且最後是要,不鼓勵大家創業,這是天命。台灣唯一可愛的是向南方朔說的, 我們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台灣人比大陸人多的是品格。能不能運用呢?我們道德感、禮義廉恥都比大陸強的時候。 市場是重點,你們要去尋找市場。

環保行業 沈弘文先生 提問:

1.法藍瓷的設計創意,如何能夠持續不斷的進步超越?如何維持他不墜的競爭力?
2.品牌的經營因產業類別的不同而相異,請陳先生與我們分享藝術品品牌該是如何經營?
3.全球設計界亞洲崛起,由令人注目者為泰國及韓國,可否為我們分析此二國值得台灣借鏡之處。

台北市合唱藝術基金會董事長 陳鳳文女士提問:

在台灣專營一個以音樂為主軸的非營利事業組織,如何注入創意模式,使其得以發展經營?

南方朔先生 回答:

1)關於創造這件事,目前在澳洲已有哲學系所,開設創造學、創意學等,是要去研究瞭解, 創造行為上的哲學基礎。創造,已成為人文社會哲學領域裡一個非常熱門的課題。 實際上,創造、創意並非孤立、天馬行空想像而來,若將他獨立出來,認為他是天馬行空, 且從無到有,他反而成了沒譜的東西,那又何需研究瞭解? 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創意、創造,是獨立憑空的創造行為,都是建構在某個體制、某個基礎上從事創造的想像。 所以我們要研究瞭解的是:創造、創意模式成敗的基礎,體制為何? 全世界很多與創造有關的公司,在展現亮眼創意成果的背後,他們的倉庫裡定是堆滿了成堆不被採用的稿樣, 那是不被看到的,諸如好萊塢,倉庫裡不被採用的劇本如山般堆積著。

舉例:以日用品起家的寶鹼「P&G」公司,其創意行為曾是美國商業週刊之封面報導故事, 他們曾一度認為其創意死了,因研發部門被體制化,創意已不再是創意,故而採取外包的方式, 找一個與該公司完全無關的人,任其自由發想,進而從中發展成公司所要的創意。 當我們在觀察創意時不要疏忽了支持創意的基礎及產業的型態,要去看到上、中、下游過程的關係。 一般來說,在穩定的產業鏈中,與製造業想關者,創意都是與體制相關的例如「法藍瓷」, 在這中間我們會看到的是創意的優劣,但不會絕對成功或失敗的極端結果。 因此千萬不要將創意當成是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創造性行為,他是有一個架構支撐而成的。

2)在全世界,音樂是一個工業,是文化創意產業中很大的一個產業,每年從中所獲得的利潤是非常可觀的, 自古典、現代到噪音音樂皆是。台灣的社會中,音樂產業是可行的,但因為他太過於依賴,若非世界名曲, 若非國外所謂的大師,如貝多芬等的作品,其他概不接受,再不涉獵,因此他是一個不成熟的產業。 由於台灣不是音樂創造之都,因此對音樂的眼界及品味都太過窄化。在台灣跟藝術有關的如: 文學、繪畫,音樂及表演藝術,整體的品味都太窄,沒有大開大闔的品味標準,比西方世界還保守, 且欣賞的人口也僅佔全台人口的2∼4%。

建議未來對音樂產業的經營,要把視野擴大,記得關注新的事物,不要忘記,將台灣做為中國音樂的復興之都可能性的地位。 若能將台灣的狹義的文化藝術,擴及如文化創意產業的規模,台灣的文學藝術的發展潛能是很大的。

陳立恆先生 回答:

法藍瓷期許自己,與時具進,無論是設計或是製作技法,設計師們持續不斷的觀察學習,接受市場訊息, 進而讓作品維持一定的高標準,要求自己愈來愈好。而就品牌的經營,觀察到近來我們的民族失去信心, 所以變得非常崇洋,無論是中國或是台灣,而中國較台灣尤甚。整個外在趨勢如此,所以我們運用技巧, 讓自己成為國際知名品牌,再從台灣打進中國大陸市場,若非如此,將不可為。我們投入、觀察世界的動脈, 立志成為地球村的一員,取得在世界上的發言權,得以在世界的舞台上宣告我們來自台灣, 我們是台灣孕育出來的自創品牌,能夠很有自信的與國際間對話。

因此品牌需要定格、定位,我們的品牌哲學是:仁者的仁,產品必須有品格,創作出的作品要對立德、 立言、立功盡責。我們在品牌的經營上是兢兢業業,不能夠只是是天馬行空的創意想像,因此法藍瓷的 產品若違背了獨特、親切、時尚、人文及藝術這五大品牌風格,即使其創意再好,仍是不予以採用! 文化要造就產業,若是能追求文化思維的產業,就能將產品捧上天,並讓產品與消費者間的共鳴。 放眼天下,放大格局,而不僅僅是狹隘的中國或是台北,期待自己創造具是國際格局,具永恆價值,有益於人類的品牌。 因此身為創意產業人的我們,都要時時思考:我們是在創造後代子孫避之不及的垃圾?抑或是創造值得後代子孫珍惜的珍寶?

常務理事 徐小波先生 分享:

悠長正統的中國文化保存在台灣! 自過去、現在到未來,台灣保有中國文化的正統,台灣可以將中華文化視為台灣發展的機會。 就目前的趨勢,國際間瀰漫著中國熱,我們有豐富的故宮珍有藏品,尚未商品化,我們有漢語方言、 中國文字的深厚根基,我們有豐厚的原住民及台海文化,可以透過舞蹈、音樂、電影,等文化創意的形式, 成就台灣成為世界華語的中心,以舉世皆知的雲門舞集結合本土原創音樂,成就屬於台灣的「大河之舞」。 台灣有其潛質成為發揚中華文化的堡壘基地。

演講簡介 新聞稿 Q & A 現場剪影 媒體報導
Login :
亞太文化創意產業協會 Copyright c CCIA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松山區民生東路五段167 號10樓
電話: 02-2767-0117, 2767-0100 信箱:service@ccia.org.tw    訪客: